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诺禾致源IPO失败:高精尖虚假繁华背后是“王者”带不动的“青铜”!


导读:虽然有着中介“王者之师”的保荐,在招股书中各种体现其高端技术与市场广阔前景的话术包装得让人眼花缭乱,但最终,中信证券这个“王者”还是没有带动这个“青铜”成功突资本市场,最后甚至连发审会都未能得上,而不得不选择撤回申请。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转载已获授权。
作者:方知跃@北京
 
曾距离成功上市仅有一步之遥的北京诺禾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诺禾致源”)终究还是与A股市场失之交臂。
 
原本计划在2019年11月28日上会审核的诺禾致源IPO上市申请在发审前夜因“尚有相关事项需进一步核查”被临时取消之后,经过了近百日,最终还是却并未等来重新上会的消息,取而代之的则是其此次IPO之旅彻底终止的“噩耗”。
 
在证监会最新发布的拟IPO企业申请名单上,诺禾致源的名字出现在了申请终止审查企业一栏中,终止审查决定的时间则为2020年2月28日。
 
近一段时期以来,IPO过会率始终在高位运行,尤其是2019年下半年,上会后被否决的企业更是屈指可数,在某种意义上,只要能安排上会便意味着其此次IPO极大概率的成功。
 
然而在遭遇发审前夜临门暂时叫停之后,并未选择在当时撤回材料的诺禾致源缘何在三个月之后又突然选择了放弃推进而接受失败的现实?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诺禾致源需要进一步核查的事项并未获得监管层的首肯,要继续推进难度已经很大。”北京一家资深投行保荐人代表表示。
 
一边是看起来相当“高精尖”的基金测序前沿分子生物技术企业,另一边则是2018年整体营收已经破十亿达到10.53亿元的亮眼业绩,诺禾致源这样从表面上看似乎科技含量与市场价值兼具的企业,缘何会被阻拦在A股市场之外呢?
 
据叩叩财讯从有关渠道获悉,所谓的技术含量、独立性和同业竞争的问题或是诺禾致源此次IPO铩羽的关键。
 
此外,叩叩财讯还了解到,随着筹备多年的IPO计划的告吹,诺禾致源已经在近期启动了大规模的裁员计划。
 
“今年1月份,公司内部便已经有消息称IPO已经失败。在这几年,公司为了上市成功而努力做大规模,招了不少的员工,但随着上市的失败,从今年春节放假之前就已经开始大规模裁员。”3月8日,一位诺禾致源的离职员工向叩叩财讯透露。
 
而在知名论坛“知乎”上,一些有关诺禾致源大规模裁员的话题也悄然出现。


“老员工、新员工哪一个不心寒?不,有的人应该是解脱。”在知乎上,在诺禾致源裁员的一个帖子中这么写道。


 1)“高精尖”的虚假繁华
 


顶着“基因测序”、“前沿分子生物信息”等高大上的名词光环,在华大基因、贝瑞基金成功上市而掀起的基因对接资本热潮之下,脱胎于华大基因而创业的诺禾致源,其上市计划曾一度被市场多方看好。
 
诺禾致源创始人李瑞强曾在华大基因有过近十年的工作经历,在创立诺禾致源之前,还曾担任华大基因副总裁。此外,从哥本哈根大学生物学博士、北大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研究员再到香港大学计算机系荣誉助理教授,李瑞强个人过往金光闪闪的履历的确也为诺禾致源加分不少。
 
但事实上,自2011年李瑞强创立诺禾致源之后,便被其内部人直指“严重吃老本,带出来的技术团队不搞技术”,尤其是在华大基因成功上市而引发的资本聚富效应之后,诺禾致源“商业化的味道已经远超科研技术本身”。
 
“诺禾致源的发展是前几年趁着华大基金放弃科技服务转而开始推广自己的测序仪的当口,利用美国公司illumina的关系把科技服务这一块市场抢占了过来,所以这几年发展的还算比较快。”一位接近于诺禾致源的知情人士透露。
 
据诺禾致源招股书显示,其主营业务为主要依托高通量测序技术,结合其他基因检测方法,为科研机构、高校、 医疗机构、药企等企事业单位提供基因检测和生物信息分析等研究服务。
 
在基因测序产业链中,上游为测序仪器、设备和仪器、设备和试剂供应商(在二代测序领域,仪器与试剂主要由 Illumina、Thermo Fisher 等国外厂商提供,其中Illumina约占市场的70%份额);中游则为基因测序服务提供商;下游为使用者。
 
第二代测序技术,即高通量测序技术,处于整个行业中游的诺禾致源,既通过向上游的供应商购买相关测序仪器为下游使用者提供测序服务。而美国厂商Illumina则是其主要供应商,据数据显示,近三年来,其直接或间接从Illumina处采购的仪器与耗材占到了总采购额的近7成。
 
“诺禾致源并没有自己的突出的研发能力,不能生产测序仪,必须依靠上游提供的技术支持,自己其实就是做着所谓中间商的工作。”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缺乏核心技术,后续发展不足,是诺禾致源最为致命的问题,虽然有着生物技术的光环,但诺禾致源在业内的发展更像是国内早年间偏重“人口红利”的“重劳动力、轻技术”的类型企业。
 
早前华大基因等国内基因企业也曾靠中游服务业起家。但近年来,华大基因、贝瑞基金等生物前沿企业早已经意识到这一点的弊端,并很早开始转型,向具有自己核心技术的发展方向。

也正是如此,如上述所言,由于华大基因放弃了“中间商”业务的市场,转而研发自己的测序仪,也才有了诺禾致源的市场契机。
 
“作为一个‘中间商’,‘重劳动力、轻技术’,自己也没有核心研发优势,要想上市则唯有做大规模,于是在近年来,诺禾致源大规模招聘,在公司人员急剧膨胀的同时,其毛利率便出现大幅下滑的情况。”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于是,这也就很容易解释缘何与华大基因、贝瑞基金等企业相比,其研发投入均低于同行水平外,诺禾致源的毛利率也一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且在近年来出现了大幅下滑。
 
据诺禾致源此次IPO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其平均员工人数从2015年的705人,到2018年已经爆增至1760人。


公开数据显示,在同行业的可比企业中,华大基因、贝瑞基因、达安基因,近三年中,毛利率不仅一直保持稳定,甚至稳中有升,行业平均毛利率也从2016年的54.88%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56.65%。
 
反观诺禾致源,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间,作为其两大主要业务,生命科学基础科研服务的毛利率则从最初的58.14%下滑至46.25%,建库测序平台的毛利率也从37.53%大幅下滑至25.34%。在上述两大主业毛利率皆出现超过十个百分点的大幅下滑之下,诺禾致源综合毛利率也从报告初期2016年的48%大幅下滑至了2019年上半年的37.51%。
 
“诺禾致源并非没有意识到自身的危机。”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向技术研发方面转型的话,诺禾致源在人员基础和市场基础都很薄弱的前提下,所需要付出的无论是资金还是时间成本,都将是巨大的,而且有已华大基因等同行业龙头企业已成功转型在前,留给诺禾致源的在市场和时间空间都已经非常有限。
 
上述知情人坦言,实际上,诺禾致源曾试图努力向医疗领域转型,但由于种种固有的条件,这一转型也谈不上成功,目前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之境。
 
2)“王者”都带不动的“青铜”
 


上市,一直是诺禾致源多年来的夙愿。
 
虽然此次是诺禾致源首次向证监会申报IPO,但其上市的计划也曾来回启动多次。
 
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早在2016年,诺禾致源便正式开启了其IPO的计划。斯时,其聘请的保荐机构并非如今的投行老大——中信证券,而是招商证券。
 
据叩叩财讯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2016年7月25日,诺禾致源便与招商证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并由此正式拉开了其IPO的序幕。

有意思的是,就是该辅导协议签订的几个月前,诺禾致源备受市场质疑的神秘人持股事件便发生于此(详见《诺禾致源IPO闯关背后:神秘人入股半年收益狂飙60倍 曾借钱给实控人买房》)。
 
2016年3月,两位神秘自然人樊世彬、莫淑珍的名字开始正式出现在诺禾致源的股东名册之中。这两位原本与诺禾致源并无任何交集且此后亦未在公司中担任过任何职务的神秘人士,却以折合每股仅不到2.5元/股进入了诺禾致源的股东行列,同一时期,诺禾致源可比的增资扩股价格已经高达82.50元/股。
 
樊世彬、莫淑珍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其定价的公允性如何体现?是否涉及到利益输送?
 
针对这两位神秘人的入股过往,李瑞强仅以“二人曾对其提供过帮助”为由搪塞。
 
“在招商证券对其辅导后,招商证券投行团队对诺禾致源的整改和‘包装建议’并未获得公司的认可,双方造成了较大分歧,招商证券团队也认为诺禾致源要成功上市难度颇大。”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在双方谈崩之后,2018年7月,诺禾致源找到了国内最牛投行——中信证券重启其IPO计划,试图在投行“王者”的“包装”之下,能够一举跨入A股市场。
 
在“高精尖”环绕的光环之下,中信证券对于诺禾致源IPO这一单项目显然也是重视非常,派出的两位保荐代表人皆是中信证券医疗生物领域的资本运作高手。
 
公开资料显示,诺禾致源此次IPO的保荐代表人分别为王琦、焦延延。其中,王琦为中信证券投资银行管理委员会医疗健康行业组高级副总裁,从事投资银行工作九年,金域医学、新国都、振东制药、海思科、艾德生物、甘李药业等IPO项目皆可见其身影,焦延延也同样为身为中信证券高级副总裁,华大基因IPO项目便是由其一手保荐上市。
 
虽然有着中介“王者之师”的保荐,在招股书中各种体现其高端技术与市场广阔前景的话术包装得让人眼花缭乱,但最终,中信证券这个“王者”还是没有带动这个“青铜”成功突资本市场,最后甚至连发审会都未能得上,而不得不选择撤回申请。
 
3)高层的动荡与同业竞争“硬伤”
 


诺禾致源此次IPO的失利,其中另一个关键的因素还在于其高层的动荡与内部关键人员私设企业形成同业竞争的问题。
 
2019年1月,也就是诺禾致源此次IPO申报的几个后,尚未到任期结束的诺禾致源原董事兼副总经理蒋智突然宣布辞职离任,将不在诺禾致源中担任任何职务。
 
 “蒋智是当年与李瑞强一起在华大基因的同事,后来在2011年与李瑞强一起创立了诺禾致源,此后一直担任诺禾致源的董事兼副总经理,是李瑞强最为得力的创业合伙人。”上述接近于诺禾致源的知情人士透露。
 
 一同创业8年,却缘何选择在即将“功成名就”上市之际黯然退出?蒋智的突然蹊跷离职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故事呢?
 
这或与蒋智近年来在外私设公司从事与诺禾致源相似的业务有关,由此形成了与诺禾致源的同业竞争,如果诺禾致源成功上市,这一行为将可能直接损害到公众股东利益,这对IPO构成了实质性障碍。
 
据叩叩财讯获悉,早在2017年8月,蒋智便成立了一家名为北京金匙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匙基因”)的企业,在该企业中,蒋智不仅出任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而且通过其控股的天津金睿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天津金丰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至少持有北京金匙基因科技75%的股份。
 
那么,金匙基因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据智联招聘网最近一则招聘启事显示,金匙基因“建立了以illumina测序仪为主的二代测序平台”、“致力于高通量病原检测的全球领跑者”,而这些恰好正是诺禾致源的最主要的业务之一。